霏缨。

时空漏洞.2 【寡猎 短篇 慎入】

慎入,慎入,慎入。[有没有ooc我也不清楚]

初定五章,上学前会再更一章[吧]

二、
莉娜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梦,很长很长的梦。梦里的她能清晰地看见周围的事物,却怎么也无法触摸。她不知自己是死是活,身体轻飘飘的,梦境迅速变化于她眼前,显得一切那么不真切。
我是死了吗?我是死了吧。莉娜模模糊糊地想起“死后的人生前记忆中印象深刻的片段,会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”的说法。先是小时候的她第一次笨拙地走路,随着她踏进小学,在中学时尽情放纵,优秀地大学毕业......一架飞机掠过莉娜,驾驶员是初次飞行的她,脸红如醉酒后,那晚她与朋友疯至黎明。很快莉娜人生中最绝望的日子袭来,压得她胸闷气短,有了几丝活着的感觉。莉娜看着自己无缘无故地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,又无缘无故地出现,孤独无助接近绝望。
后来她在病房里结识了温斯顿。他们逃出医院,开心得如得到父母允许骑上骏马的小孩,飞奔一路。在这只可爱猩猩的帮助下,莉娜解除了时间的约束,并能掌控它。他们加入了守望先锋。欢迎日那天,所有人站在一排笑得灿烂,真实得好似莉娜回到了从前。
可莉娜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嘶吼着。她想看到更多,更多能填满她内心的东西。她把欢迎日的合照拨到一边,映入眼帘的是一部手机,正是莉娜以前用的。打开后有几条信息,莉娜不禁浑身颤抖。
“艾米丽:你真的是个可爱的女孩呢。”
莉娜被不同情绪撑满的心快要爆裂开来,激烈地撞着她的胸膛。她逐条阅读着,发现这是艾米丽还没被黑爪抓去前和莉娜的第一次交谈。
寥寥几句话,使一名眉眼温柔、优雅大方的女子出现在屏幕上。莉娜记得她们约定见面的前一星期,艾米丽成了黑爪的俘虏。莫里森举行了集体会议,特工们大多认为她将作为人质用来威胁杰哈。莉娜坐在角落,默默望着杰哈红红的眼圈,想起了艾米丽跳舞的一张绝美的照片。灯光下的艾米丽正舒展着肢体,脖颈十分修长。这只美丽的天鹅,被剪断翅膀圈养起来,不见天日。
三个月里,莉娜总是回忆起那个杰哈大肆赞扬的女子,那个言谈浪漫的法国人。当齐格勒博士传来艾米丽已获救的情报时,莉娜吃惊不已,她以为艾米丽早就消失在梦幻的泡沫中了。她与艾米丽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病房,作为看望的一员。臆想的艾米丽逐渐同现实的艾米丽合并,柔和迷人的五官,苍白病态的皮肤,一双灵动深情的眼睛。
视察几天后,守望先锋确定了艾米丽身上并无致命伤,于是她又过上了从前的生活。杰哈担忧黑爪会找她麻烦,便让她留在总部。期间莉娜和艾米丽渐渐熟悉彼此。莉娜常常趁艾米丽工作之余,溜到她背后在她的衣领上放只假蜘蛛,哈哈大笑着欣赏她鸡皮疙瘩布满全身的模样;艾米丽通过观察也对莉娜的时间控制器了如指掌,但她发誓,绝不会用此威胁莉娜的生命。
事实证明,她未食言。莉娜痛苦地想,她用此威胁了孟达塔的生命。
莉娜曾认为艾米丽是全世界最多愁善感的人。“法国人天生浪漫”用于她身上再恰当不过,巴黎声名显赫的舞蹈家、吉拉德家族的后裔、酷爱葡萄酒的神秘女人,随便哪个称号都是一部罗曼史。
黑爪会让低估它的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被“救”下的艾米丽更像黑爪放出的诱饵,守望先锋的成员们发现病弱的艾米丽似乎有很多变化。
如莉娜所说:“她的身体里好似住着两个人。”

时空漏洞.1【寡猎 短篇 慎入】

时空漏洞.
寡猎,可能会ooc,慎入

[萌新第一次发文章,文笔拙劣,剧情瞎想]

一.

又一颗子弹贴着莉娜的脸颊飞过,留下一条红色的轨迹。莉娜心有余悸地躲藏起来,不自觉地喘息。她清楚,有一双如利刃的金黄色眼睛正死死盯着墙壁后的自己。
感觉像上刑场一般。莉娜甚至不敢去试探杀手的位置,害怕露头就成为一具尸体。那个蓝肤杀手是暗夜的玫瑰,悄声无息地穿过建筑,找到制高点便织起蛛网等待猎物,耐心且势在必得。对于她,杀人是一种艺术,钩出、滞空、开枪、落地,一气呵成,用高跟鞋清脆的响声和优雅的身姿嘲讽倒下的人们。结局几乎毫无例外:敌人死去,她高贵收场。
莉娜也不知道自己在她的枪口下是如何活到现在的。每一次交战,都使莉娜血液沸腾;每一次与死神擦身而过,都无比惊险刺激。战斗真的会让人产生快感,即使齐格勒医生经常叮嘱莉娜不要再去拿生命冒险,她依然主动闯进杀手的视线里,不惜耗尽掌控时间的能力,事后又要消失在时间洪流中好几天。
要么她的子弹穿过自己的脑袋,要么自己打败她。莉娜战斗前总这么想。她认为“打败”的意思有很多种,不一定是杀死对方。
“没人能躲过我的眼睛。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莉娜看看胸前黯淡无光的时间装置,苦乐参半地笑了笑。这个杀手竟会在与她战斗时故意说出中二的台词提醒她,不知是嘲笑还是想多玩一会。莉娜欣然接受了这种“认可”。至少她把莉娜当一名“对手”,而不是随意解决的小喽啰。
莉娜隐约觉得这场游戏玩不下去了。杀手的耐心已到了极限,她厌倦了猎物总是恼人地在眼前乱晃,像苍蝇一样左挑右挑的生活。今天或许是个结束一切的好日子,从此前守望先锋会再少一个特工。
她蹲在高台上准备扣下扳机。莉娜真的玩脱了,她想象过死在高贵冷酷的艾米丽的枪下是何种感受,可她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。凭着装置最后的一点点蓝光,莉娜毫不犹豫地闪出去,无所畏惧地暴露在杀手的视野中。与此同时,准星定在莉娜头上的枪“砰”地一响。
如果我闪回的话,有没有可能死得轻松点?亦或是......逃过一劫?莉娜凝视飞驰而来的子弹想着。她这么做了。时间忽的变慢,慢得能看见子弹一点点地在莉娜眼中放大,正对眉心。她闭上眼,等着聆听人生中能听到的最后的声音。
想象中的刺痛感没有到来。莉娜不可置信地睁开眼,又疲惫地合上。
一片白茫茫的世界,无数时间粒子漂浮着,它们包围的是一个接近透明的莉娜。